小说书 > 言情小说 > 原神,废土之上,诡异降临 > 第一百五十六章闲聊,喜欢与爱
  踏踏——

  “三楼…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戴有鸟嘴面具的多托雷从三楼走廊最深处缓步而出,手中是随时可以打开的鬼火灯,以及代表身份的油灯。

  并未在下层有所发现的他,转而盯上了东家们所居住的三层。

  不过很可惜,三层也并未有什么能够令人值得注意的地方。

  正当他以为今夜可能要无功而返的时候,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

  一步一步,越来越近。

  嗅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多托雷意识到来者绝对不会是同样出门探寻客栈的清醒之人。

  要躲起来吗?

  不可能。

  很有可能得到信息的一次机会,他多托雷怎么会如此轻易放过?

  鸟嘴面具下勾起一个感到兴趣的笑容,随后他没有躲避,大步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卡塔卡塔——

  似乎是有人在试图开启房门,并没有成功。

  近了。

  一盏幽深冰冷的油灯光朝着开门之人缓缓靠近。

  在能够完全看清对方后,多托雷停下了脚步。

  “嗯?客人,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房睡觉?”浮舍有些开裂的脸颊上脱落一块干结泥土。

  啪…

  意料之中的摔碎了。

  多托雷在脑海中搜索面前之人的名号,拥有上百年经历的他,脑子里的知识储备可谓是人类第一。

  “四手…夜叉,你是璃月的腾蛇大元帅?”

  之所以多托雷敢向对方搭话,一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他有把握不会被在一瞬间抹杀。

  二就是因为手中的鬼火灯,它能够护多托雷完全安全。

  他并不在乎寿命,大不了再换一个身体就是了。

  “客人,这么晚了,该回房睡觉了。”

  浮舍没有回话,又重复了刚才的所说,之后便朝着三楼深处也就是多托雷身后的房间走去。

  它并未对多托雷发起进攻,也不知是不是没有违反规则,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我半夜不睡觉是为了探寻客栈,可你呢?”

  多托雷看着浮舍刚才试图打开的房门,上面有着一个极其显眼的风元素图案。

  ………

  下层二楼包间内。

  李天一手持一把黑色雨伞,整个人气息似乎都被藏进了另一个空间,就算是仅有两步距离的鬼厨师也并未发现他的痕迹。

  李天一并未使用血眼探查对方。

  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强大的鬼有很多,但现在能够赢过他的并不多。

  如果不是碍于客栈的规则,他现在就把面前这只鬼的脑袋拧下来了。

  房间内的腐烂恶臭味依旧在弥漫,李天一并未在此多做停留,将手掌贴在包间的墙壁处,利用扭曲之力离开这里。

  尽管鬼厨师堵着包间门,但是他李天一从来不喜欢走门。

  鬼厨师并未发觉李天一的行动,而是一直注视着那被打碎了的盘子。

  片刻之后,浓郁的血腥味从鬼厨师所在的包间内传出。

  “吓死我了,规则中不让客人发生冲突,可那头厨师鬼明显是望舒客栈员工吧?”

  “可如果杀了它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先不要动手为好。”

  从一楼大堂经过,李天一发现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热菜味道,和二楼那种腐败恶臭味完全不同的感觉。

  “是鬼厨师带来的?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手持黑色纸伞的李天一喃喃道,按下升降梯的按钮。

  卡拉卡拉——

  等待升降梯的过程中,李天一觉得某个地方不对劲,好像有个细节被忽略掉了。

  直到他回到上层,准备打开206房门的那一刻,他突然感到背后一阵恶寒,仿佛是被恶鬼盯上一般。

  可在鬼纸伞的庇护下,根本不会有鬼能够发现他才对。

  一只猩红的血眼睁开,李天一小心观察着身后。

  另外一双猩红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不。

  准确来说,是盯着被李天一拧开一毫的门把手。

  ‘好灵敏的感觉,这都能察觉到不对劲吗?’李天一暗惊道。

  由于某种原因,他除了能观察到走廊深处的那双猩红眼睛外,再无一丝可用的信息。

  五分钟过去。

  李天一能够感觉到自身诡异力量已经消耗半数,可对方却依旧死盯着他所在的地方。

  “不能和他耗下去了。”

  下一刻,扭曲的红光将纸伞所覆盖区域笼罩。

  ‘对方很可能只是对门把手的微动有些怀疑,可如果我将它放开,或者是打开,不敢断定对方不会朝这边发起攻击。’

  接着,李天一小心控制门把手的微动,随后将身子探入房间内。

  直到仅剩一只右手停留在门把手,他猛地将手松开缩入房间。

  几乎是一瞬间,门外传来锐物破空的呼啸,以及地板破碎的砰响。

  “呼——那究竟又是什么东西?不会是其他房间的客人吧?”

  将纸伞收回,李天一转头便看到还未睡觉,并坐在床上警惕直盯着他的荧。

  “怎么了?怎么不睡觉?”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怎么还不回来。”荧回答道,随后眼睛中那份警惕消失。

  “这把伞你试试能不能驱动,能的话我就给你了。”

  将鬼纸伞的大致特性和能力告知荧。

  “好吧,我试试,不过如果我脱力了不要对我做什么坏事。”荧不太信任的眼光看着李天一。

  “放心吧,我每天都在死亡之间摸爬滚打,哪有时间思考这些龌龊之事。”

  对于他这种随时可能会死之人,情和爱完全不是他应该考虑的事情。

  白金色的光亮缓缓浮现,李天一看着被一团阴影所包裹,随后失去气息的荧,认同的点了点头。

  “可以,不过能够支撑多长时间?能估算吗?”

  没有回话,可能是鬼纸伞屏蔽气息和声音的缘故。

  于是李天一又询问了一遍“荧?能大致估算持续的时间吗?”

  “消耗不算快,差不多能够持续一个小时?”阴影退去,荧的身影出现,不过李天一总觉得对方的气质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及语气中隐藏的那份...愤怒?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压下内心疑惑,李天一继续道:

  “那也很不错了,这把伞你拿着吧,半王级鬼物,同为外来之人,别说我没有关照你。”

  躺在那有些发硬的床板上,李天一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我要先休息了,明天我们二人之中还有人要参加游戏,但不会是你。”

  “可你不是说你自己不用休息吗?”荧亮金色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纯白,不过李天一并没有注意到。

  “姑奶奶,我的意思是让你休息,明天晚上你还要跟我离开客栈呢,我不想你明天关键时刻掉链子。”李天一背对着荧,无奈道。

  “我已经睡五百年了,不会困的,我想让你陪我聊聊天。”荧勾起一个奇怪的笑容,看着李天一的背影道。

  “唉~”李天一转了个身,正对着荧“行吧,你想让我陪你聊些什么?”

  “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子,她是不是喜欢你?”荧一开口,李天一整个人便直接亚麻带住了。

  聊八卦是每个宇宙中,女孩子的共同特点吗?

  “我不知道。”

  假的,他非常清楚。

  “她喜欢你...她一定喜欢你。”荧中间停了一下,随后确定道。

  “拜托,人家喜不喜欢我和姐姐你又没什么关系,而且你最少也单身了五百年,为什么对这种事情那么敏锐呢?”

  “不,我不是想挖掘你的私生活,我只是在想...在这个世界,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你会去回应她的期待吗?”荧对于李天一变相说她年纪大的话并没有生气。

  “不会,除非全部诡异都被解决掉,否则我不会,也不敢去回应任何人。”李天一看着荧亮金色的眼睛,无比平静道。

  “可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那孩子...或者是你在未来的道路上陨落,而那份心意却一直没有传达回应,你不觉得很悲哀吗?”

  荧的话使李天一心中掀起一波惊骇,他的确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曾经,也有过某个女孩,对他表示过心意。

  可他却因为自己的无力,眼睁睁的看着怀中柔弱的生命如飞沙般流去。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带有解脱之意的笑容,以及那一声声殿下。

  “的确很悲哀,不过存在于这个诡异的时代,便已经是一种莫大的悲哀。”李天一沉下眸子,没有再去直视荧的目光。

  “我不知道在坦白那份心意后应该怎么做,所以我想要就这样一直保持下去,可能...对谁都好。”

  “可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不是吗?”荧追击似的反问道“那孩子应该也知道你的想法,所以才并未一直坦白,就是为了不想给你造成压力。”

  “可那种陨落的可能真的发生了,让其抱有遗憾,最后在你的注视下,如花朵般凋零,真的是你想看到的吗?”

  “我...并不是,我...可我更不想看到那种没有结果的结局。”

  “我在害怕,害怕这份回应后的心意没有结果,那不是更可悲吗?”

  李天一已经不敢再去看荧了,下意识的,他转过身去“这个话题不是现在的我应该考虑的,先休息...”

  话还未说完,他便感受到一股重力压在了自己身上。

  随后,一双纤细白皙的手将李天一的脸掰正。

  “那你要什么时候去考虑?等到失去一切?还是不会再有人听你回应的时候吗?”

  “你这种行为和逃避的懦夫有什么区别?你难道真的要在那孩子死去后,你抱着她已经冰凉的尸体时再回应吗?”

  “还是说你根本没有把那些珍视你的炽热之心看在眼里?”

  荧的质问一声比一声冰冷,仿佛一根千年的冰刺插入李天一的心脏,让他几乎无法进行呼吸。

  他这次确确实实感受到了那份愤怒,那份压抑的怒意。

  可是为什么?

  自己明明是和荧第一次见面?

  为什么会愤怒?

  “罢了...”荧松开手掌,回到了自己的小床,背对着李天一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疲惫。

  “我说的有些多了,不过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要休息了。”留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荧便沉沉睡去,留下一脸懵圈的李天一呆坐在发硬小床上。

  接下来二人便谁都没有再出声,直到代表阳时的钟声响起。

  ……

  “嗯~早上好~天一。”荧揉了揉有些难以睁开的眼睛,对着另一张床上,早已坐起的李天一打招呼道。

  “那个...嗯,早上好,荧。”李天一一副欲言又止,让荧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对了,你昨天探查客栈有什么发现吗?”

  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最后怀有的疑惑感大致说了一下。

  “按你这么所说...你昨晚正打算返回上层时,却莫名感受到了一股违和感,是不是大堂内的布局变动了?”荧问道。

  “不是,如果变动的话我很容易就会发现的,这种被我特意注意过的东西,一般我不会出现观察纰漏的。”

  大堂布局他特意观察过,进入和离开二楼时的布局一样,根本不存在变化这一说。

  “嗯~”荧一副思考状,随后嘿嘿吐舌一笑“抱歉,想不到了。”

  “无妨,先去和其他人汇合吧,这几天你们在客栈都还有东西吃吗?”

  一提到吃,似乎是勾起了荧一些不好的记忆,她皱起柳眉,一脸难受道“有,不过那些东西都不是给人吃的,是另外一个挑战游戏。”

  “我应该能够猜出来...你们吃的东西是什么了。”李天一一脸同情,他想起在第三副本时所送的外卖了。

  “先走吧,我这边有一些食物和水,凑合吃点吧。”

  待到和众人汇合,李天一将戒指中的一些干粮,和提前准备的万事可乐拿了出来,给众人补充身体所需的能量。

  由于在坐的一行人都是神眷者,所以前几日没有吃太多东西,也能艰难扛下。

  多托雷和李天一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众人。

  “果然...在这座客栈的东家就是夜叉们吗?”凝光早些时间有所猜测,不过并没有确定那几位东家的身份。

  “死去而又重新回归之人,如果让胡桃知道的话肯定会生气的吧,”香菱突然道。

  “他们不太能称作回归之人,因为复活的仅仅只有身体,那些和我们玩游戏的是鬼,它们的身体里面寄存的是鬼的意志。”李天一道。

  “而且根据多托雷所说,昨晚浮舍想要打开魈的房门,却被多托雷撞见后放弃了这个打算......很可疑。”

  “魈身为唯一存活的夜叉,其自身还未在客栈里面露过面...浮舍当时想要干什么?而且魈的房间内有些什么吗?”

  “会不会降魔大圣没有被侵蚀,现在他因为某种原因被困在了三楼房间内?”重云发问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只不过我更倾向于他不愿让被侵染的自己发狂破坏,将自己封印在了房间中。”

  本来就被业障侵蚀心智的魈,真的能够抵抗诡异吗?

  “天一哥...关于你的那种违和感...是不是因为升降梯的缘故?”诺艾尔扯了扯李天一的衣袖,分析道:

  “因为在那个时间段基本上没有人会使用升降梯,而多托雷先生也是在阴时开始没多长时间后就开始探寻客栈。按照时间来算,在你进入下层后,多托雷先生还在三楼深处探查。”

  “而本应该随你停留在下层的升降梯,却莫名其妙来到了上层。”

  诺艾尔的一番话让李天一醍醐灌顶般清醒。

  对啊?升降梯为何来到了上层。

  有人,或者是有鬼使用了升降梯。

  而自己昨天又遇见了那双猩红的眼睛,以及想要令他背后发寒的杀意。

  而又根据规则,客人之间是不能相互争斗的。

  那么可能就只剩下了两种。

  一是昨天客栈内有什么‘工作人员’在自己来到下层后不久,借助升降梯返回了上层。

  二是...这座客栈的东家,和浮舍一样,从望舒客栈外回来了。

  可上层是没有‘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的,除非它有着夜间不得不去往上层的理由。

  “泥土...”李天一看向众人“昨晚返回的浮舍身上带有泥土,今天去和东家玩游戏的时候注意些,观察观察谁身上带有泥土。”

  “我去和其中一位夜叉加注,让它告诉我客栈内所存在的员工信息。”

  “昨天我,莫娜,荧,挑战了岩夜叉弥怒,而凝光挑战了水夜叉伐难,根据规则,我们不能连续两天挑战同一位东家。”

  李天一扫视周围一圈众人,随后隔空看向三楼的位置“诺艾尔,你和我去找火夜叉应达。凝光去找岩夜叉弥怒。重云和香菱去找水夜叉伐难,博士去找雷夜叉浮舍。”

  虽然不知道浮舍那边是几人游戏,不过火与水这边都是二人游戏,并且众人也知道火水岩的游戏规则,比较容易挑战。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app更新最快,无广告,陈年老书虫客服帮您找想看的书!

  如果浮舍那边是多人游戏,那么可以集中力量去挑战它的未知游戏,至少可以减少失败率。

  平常的话,荧一行人是没有见过浮舍的,所以也没有听说和参加过它的挑战。

  毕竟火水岩这边的游戏都摸透了,没必要去挑战未知。

  “诶诶!那我们两个呢?!”莫娜并未听到她与荧二人的名字,举手示意道。

  “你们?双人间只需要支付一半的‘房费’,你去诺艾尔的房间,让凝光单独取得一个单人间就行。”李天一觉得身为占星师的莫娜脑子有些不灵活。

  “今天阴时诺艾尔和我会尝试离开客栈,既然规则提起过,那肯定是要试一试的,如果我们在阳时之前回来了,还能有个房间休息。”

  “那么抓紧时间,我们走。”在诺艾尔慌乱的注视下,李天一牵起她的手,二人朝着三楼走去。

  “哇哦~你们说...这两个人...诶诶诶!!等等我!”正想八卦些什么的莫娜,却发现没有人搭理自己,全部跟着李天一的脚步朝着三楼赶去。

  “走吧,这种事是人家的私事。”荧拍了拍莫娜的肩膀,也一并朝着三楼走去。

  ......

  “诶~是没有见过的新面孔,你们是新来的客人吗?”

  应达的房间和弥怒不同,简直是一座大型厨房,各种刀具以及厨房用品,就是没有看到食物在哪。

  “东家,先给我们二位介绍介绍游戏规则吧。”

  应达点头笑道:“我这里的游戏很简单,我做两道菜,你们二人能够吃下去便算成功。”

  “我们加注,三道菜,连同明天的游戏一起取消掉。”

  从荧那边得知,在应达这里,一次性吃下三道菜,可以免除下一天的游戏。

  “当然可以,不过二位的房间号是?”

  “205,206。”李天一回答道。

  “嗯?两间双人房?”应达有些诧异。

  “是另一位东家输给我们的。”

  “嗯…客人,如果两间双人房的话…可是要吃四道菜的。”

  “没问题,正好我早上没吃饭,劳烦东家给我做六道菜,顺便把客栈内的员工信息给我讲讲可好?”李天一牵着诺艾尔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研究桌上的餐具。

  “六?六道?!客人你没有开玩笑吧?”

  “嗯,不知道东家觉得这个赌注成立吗?”李天一指的是六道菜换员工信息,以及明天两间二人房的使用权。

  “哦哦,当然,当然可以,那我现在去做了?”

  “去吧东家,多放点调理,我口味重。”李天一摆手示意应达可以离开了,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天一哥……可以放开我了…”诺艾尔后面的声音细若蚊蚋,如果不是李天一离得近,他根本就听不到对方说话。

  “嗯~太小声了,我听不见。”李天一调笑道,顺便又捏了捏掌中的柔软。

  “唔……”诺艾尔的脸更红了,头顶上仿佛有些许粉色的蒸汽冒出。

  她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李天一会这个样子。

  不过倒也不坏就是了。

  (作者有话说)

  可能要开感情线了。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