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相不识相,肖正平不置可否,不过他知道一点,那就是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自己两次三番跟杨广生玩儿阴的,要是再不给点儿好处,那杨广生真就得翻脸。

  另外,杨广生今天这番话的意思,那就是酒坊不用拆了,省下这个精力,肖正平还能干点儿别的,所以答应接手茶厂也算是感谢杨广生。

  从县委大院退出来,肖正平松了口气。

  不过杨广生这儿虽然松口了,但酒坊列为文物的流程还在进行中,张耀忠一再叮嘱肖正平,不能对建筑有任何改动,而且一经审批下来,酒坊的任何改建行为都只能由县文化局来完成。

  说白一点,文物那是国家的,就算肖正平住在里面,那也只是一个租客,而且还是随时可能被房东赶走的租客。

  对此,肖正平倒觉得无所谓,酒坊本来就是个名头,只要能把名头保下来,他不住也没啥影响。

  酒坊的审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期间的各种官僚,以及各种考证,熊波告诉肖正平,没有个小半年时间批不下来。

  这个时候,肖正平也不着急了,他让熊波有啥需要只管联系自己,然后把张耀宗交待自己的事儿给林成国交待一遍就离开了石德。

  如今各个项目都上了正轨,临近年末,肖正平有很多事情要忙。

  首先是深圳那边李文丽安排了一次年会,就在元旦节那天,按照李文丽的安排,所有诺华系统的人都得回去参加年会,这包括欧阳明华、周平、陈炎,还有肖正平最不愿意见到的小柳。

  除此之外,李文丽还安排了一次主要负责人的年终总结会,当初所有拿了大哥大的人都得参加,地点就定在省城。

  受李文丽的触动,肖正平心说不能只有深圳那边热闹,鹿茸酒系统的人也得安排一次年会,于是他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吴丽红。

  十二月二十三日,肖正平在吴丽红那儿听到一个消息——屏山酒厂开始无期限放假,所有工人分成两班,一班一个礼拜的轮流上班。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请下载爱读免费小app。下载地址: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这个消息肖正平在王鹏嘴里得到了证实。

  这段时间王鹏经常往县里跑,各个渡口的渡船他几乎都已经买到手里,按照肖正平的计划,下一步就该组建公司啦。

  十二月二十九号,肖正平前往省城,接上媳妇儿和女儿,买了飞机票,然后登上去往南方的飞机。

  带上戴雪梅,肖正平是有考量的,一来是想带媳妇儿见见世面,二来,小柳的事儿瞒不了多久,与其整日整日的担心,还不如主动坦白,争取宽大处理。

  年会摆了三大桌,除了深圳的几个管理人员,其他人都是各地的销售人员和技术人员。

  平时只在电话里联络肖正平还没啥概念,当他看见满满当当三大桌人的时候,他才感叹公司竟然发展壮大到如此地步。

  年会上,李文丽宣布深圳和北京的研发工作室都已经成立,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的开发产品当中。

  随后肖正平致辞,先是感谢众位成员的辛苦工作,叮嘱他们不要沉迷于现阶段的成绩,要不断开拓市场,为将来公司能立于不败之地而奋斗。

  说起这番话的时候,肖正平不自觉有些脸红,二十一世纪,他最讨厌的就是画大饼,虽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参加工作,但是网络上的各种新闻他都看过。

  没成想重生之后,自己竟然变成了当初最讨厌的人。

  但是在这个年代的这个会场,没有人认为肖正平是在画大饼,因为他们的确在肖正平的带领下有了富足的生活,别的不说,就那份比旁人高出不少的工资,就足够外人羡慕的。

  说完官场话,最后肖正平宣布开吃。

  吃着吃着李文丽忽然开始敬起酒来,其他人见状也有样学样,开始轮番给肖正平敬酒。

  肖正平就算再胜酒力,也遭不住这样的轮番轰炸呀,喝了几杯,他便推辞,开始以饮料代酒。

  喝着喝着,肖正平忽然闻到一股浓厚的香水味儿,他还没来得及纳闷,一个人影便闪现在他身旁。

  抬眼一看,一个画着淡妆、穿得非常时髦的女人笑嘻嘻地站在自己面前——不是小柳又是谁!

  看见小柳,肖正平心里顿时一咯噔,他倒是有心想跟身边的媳妇儿坦白,可从没想过在这样的场合坦白啊。

  “肖老板,我敬你一杯。”小柳捧着一杯酒,举在肖正平眼前。

  肖正平几乎没有犹豫,端起饮料杯就喝,他真心害怕万一跟小柳聊起来,小柳的那股子骚劲儿又会上来,到时候说几句不适时宜的话,那可就不好收场了。

  可是没想到,小柳喝完酒什么都没说,而是放下酒杯看向戴雪梅手里的牛牛。

  她蹲下身子,捏了捏牛牛的脸蛋,笑问道:“肖老板,这是你的女儿?”

  肖正平木讷地点点头。

  “真可爱!”

  说完她又冲戴雪梅笑道:“嫂子,真羡慕你,有肖老板这么好的男人。”

  戴雪梅不知所以,只以为对方真的是在恭维自己,便客套道:“你长得这么漂亮,以后肯定也能找到好男人。”

  小柳点点头,“那就借嫂子吉言啦。”

  说完,小柳瞟了肖正平一眼,随后便回到自己位子上。

  肖正平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下一个敬酒的人又来了。

  趁着敬酒的空当,肖正平看了看小柳的方向。

  就见小柳像没事人一样,跟周围的同事谈笑着,不时有几个男同事凑过去,逗得小柳花枝乱颤。

  这个时候肖正平才幡然醒悟,小柳也需要新的生活,她不会在这样的场合把当初的历史翻出来,因为说不好在座的男同事中就有一位会成为她的男人。

  所以小柳手里有自己的把柄的同时,自己也握有她的把柄。

  恰在此时,小柳觉察到肖正平的眼神,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互相一笑,然后小柳继续回到那些男同事的恭维当中。

  顿时,肖正平整个人轻松下来——跟小柳的往事自今天开始,终于可以彻底埋进历史的尘埃中。

  深圳的年会开完,肖正平又赶回石德县,参加鹿茸酒系统的年会。

  说是鹿茸酒系统,其实涵盖了石德县所有人,这包括蔡志鹏、堂哥堂嫂、三姐等菌子大鹏的人,以及鹿场、酒坊的所有人。

  吴丽红把年会地点选在东方大酒店——这并不是给余敏面子,而是石德县目前除了东方大酒店,也没有别的地方能容纳这么多人。

  参加年会之前,肖正平一家三口在酒坊落脚。

  第二天王鹏赶到,几个人就约定一块儿去。

  出门的时候,肖正平无意间注意到王鹏和孙冬梅走在一块儿,走着走着,两人的手还时不时不听话地往一块儿凑。

  肖正平见状忙拉住戴雪梅,贱兮兮地指着那两人的手让媳妇儿看。

  戴雪梅一看,马上一巴掌拍在肖正平肩膀上,“小年轻的多正常啊,你嬉皮笑脸笑个啥!”

  肖正平摇了摇头,“真没想到啊,两人进展这么快,我就说王鹏这小子怎么没事儿就往县城跑!娘的,费了我多少油!”

  戴雪梅撇了撇嘴,提醒道:“你还是别担心油了,担心担心老叶吧!去年过年你还保证今年让他抱孙子呢,现在孙子没抱成,人还跟别人跑了,老叶就不会找你算账?”

  一听这话,肖正平美好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这几个月老叶虽然没来找自己,可自己其实一直故意躲着他,就怕哪天老叶喝大了,来找自己赔儿媳妇儿。

  平日里互相没关联还没事儿,可眼看着就要过年,到时候回到村里总得照面,那个时候就算自己想躲都躲不掉。

  问题是陈锦州那软绵绵的性格,哪怕自己再着急,把人送到他跟前,他自己不主动,就算老叶把自己宰了也没办法呀!

  想了想,肖正平叹了口气,“唉,锦州那儿还真是个问题。”

  说着话,已经来到车子旁边,几个人挤一辆车,多的是话题,肖正平也就止住了这个话题。

  从重生至今,已经过去了七年,七年的时间,肖正平第一次把这些人齐聚一堂。

  看着这些笑得合不拢嘴的人,肖正平诸多感慨。

  可以说鹿场这七年是浓缩了共和国的七年,七年的时间,从当初吃不饱饭,到现在衣食无忧,这段历程可谓艰难、可谓壮丽。

  跟深圳那边的人不同,这个会场里面的人大多数都是跟着自己一块儿打拼过来的,所以很多话不说自明。

  不像李文丽那样华丽的致辞,也没有画蛇添足的汇报和叮嘱,肖正平只是端起酒杯开了几句玩笑,大家就吃喝开了。

  陈炎是从深圳年会过来的,开吃没多久,他就学着李文丽的样子要给肖正平敬酒,肖正平当即就拒绝了。

  “咱们不兴那一套,想喝你就多喝,我不想喝你娘的也别想逼我喝!”

  陈炎无奈,骂骂咧咧就坐了回去。

  正吃得开心,肖正平忽然看见隔壁桌子上的陈锦州,可能是一块儿去大马庄工作熟络了,他和马文凤坐在一块儿。

  本来肖正平还不怎么在意,可是一次陈锦州大概是呛到了,忽地咳嗽两声,他就看见马文凤下意识从自己兜里逃出来一块手帕,还亲手给陈锦州擦了一下嘴。

  大概是意识到此举不太妥当,马文凤紧跟着又把帕子塞到陈锦州手里。

  而陈锦州也非常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整个过程两人表现得非常自然,就好像以前经常这样干一样。

  看见这一幕,肖正平不禁在心里暗骂一句:这回老叶可不会饶过自己了!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